黄天辰:从将军遗孀陷强拆 看中共卸磨杀驴

  2019-09-24  阅读 337 views 次 点赞数302

【6月5日讯】「我为党和政府说了一辈子好话,因为所受的教育就是成为党的喉舌。结果自己成为了访民,天天上访,我非常伤心!」这是胥晓琦,一位将军的女儿、老资格的记者对记者说的话。

胥晓琦的父亲胥治中,1917年出生,不到13岁就当了兵。是中共统治以来,第一批被授予少将军衔的高级将领。后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所担任过要职,是该所创建者之一,1994年因病去逝。他的83岁遗孀和56岁女儿目前正陷入被强拆前夕的恐慌和维权的磨难当中。

,胥晓琦外出时,遭遇第七研究院保安队围堵和下流语言侮辱达半个多小时;在接下来的几天,胥家又再次遭到以修路为名的骚扰。

据了解,早在2006年,该单位就指使施工队的包工头、工人等,对胥家截断污水通道、向家裏扔垃圾、剥掉房外高压线线皮、拉断电视天线等等,并日夜骚扰、威胁她们。2007年3月,胥晓琦被施工队的包工头野蛮推倒在地,造成腰椎骨折。该单位领导说,这是对她们客气的!要不然找4个人把这俩老太太(指将军的遗孀和女儿)架到外面去,把她们东西扔出去,开来推土机就把这房子推了!由于一出门就被打和被侮辱,人身安全受到了严重侵犯,胥晓琦出门要带答录机、摄像机、照相机和电话等,以便随时取证和报警。

大陆最红的网络作家韩寒曾经写道:你如果被强拆了,那不是新闻,那是生活。

面对这样的生活,胥晓琦很伤感:「他们连这个单位的创建者都这样对待,我认为这个国家这样下去的话,作为党的国家都没有什幺希望了。我处在这样一个家庭背景、自己的工作背景,是不会轻易到外面去说自己的家丑的。现在连我都被逼着到外面去说自己的家丑,就是被逼上樑山了。父亲一生都为中共建政,得过3枚勋章。一朝天子,一朝臣,现在的当权者,已经忘记了是谁为他们建立的政权了。」

其实,研究过中共党史的人,都会被中共对待自己人的兇残和恶毒震惊。且不说历次运动中不计其数的丧生者,单看中共如何对待陈独秀、张国焘等历届前领袖,就足以说明问题。这些人是中共大业的开创者,对党有天大功劳。中共对他们非但不「饮水思源」、「涌泉相报」,反而批倒斗臭、赶尽杀绝。张国焘如果不宣布退党、不出走,绝不可能和太太在加拿大得到善终。即便他不死于延安,也绝活不过文革。

不管是对自己人还是外人,中共都一视同仁,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。它要利用工人,封工人「大公无私」、「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锋队」;它要利用农民,则称讚「没有贫农,便没有革命。」许诺「耕者有其田」;共产党需要资本家的帮助,就说他们是「无产阶级革命的同路人」,许诺「民主共和」;然而,人们看到的是,建政后中共很快消灭了资产阶级,把工农变成了彻底的无产阶级,成了被中共肆虐的奴隶。

胥晓琦对中共彻底失望了:「不光是强拆,还侮辱人格。我不是一个轻易对社会失望的人,将军夫人跟着我(将军的女儿)上访,哪个国家有这样的事啊?!我每个月都给很多部门和最高领导人写一封信,没有任何答覆。连我们这个情况都不管,更何况小小的老百姓。现在哪儿来的法制啊!如果没有法,这个国家怎幺生存啊?!」

就连对中共政权最有信心的人也如是说,看来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,中共的末日也就到来了。看眼下烽烟四起的中华大地,哪裏还将是中共的藏身之地呢?@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

上一篇: 下一篇: